蓬莱岛演义~第一回合分晓

  公元2018年,绿朝英帝文青三年,岁次戊戌。7月16日,屏郡蒋妇,长年为民喉舌。凌晨寅时,郡太守安,欲拆迁民宅。蒋妇赶至现场,但遭压制。为脱困,情急之下,咬了女巡捕手臂一口。

  蒋妇顿成千夫所指,惟其平日急公好义,救难纾困善行,瞬间传开。民情沸腾,舆论转向。原本与蓝军数路交战,所向披靡的绿朝南军,声势稍挫。

  前蓝朝执政,历经两蒋、李帝凡51载。18年前,宋王瑜功高震主,不见容于李帝辉,负气出走,呼群保义,而与储君、永平王战,成两军对峙之势。在旁虎视眈眈,崛起于濯水溪南的绿军,秣马厉兵14载,见机不可失。前北州刺史扁,藉此三足鼎立局势,挥军北伐,终获渔翁之利,率绿军入主凯道。

  惟扁帝后期,外戚干政,珍后、驸马铭、亲家柱等弊案缠身,民心思变。扁帝勇戈八年,蓝军统帅马自北州誓师,弔民伐罪,势如破竹,重挫绿朝大将军廷,改朝换代。扁退位,入狱幽居前后6年。

  马帝良俭六年,京师爆发「牡丹花革命」。绿军里应外合,黄夫子串连太学生帆、廷,率众攻破公署,盘踞达23日之久。

  绿军如虎添翼,东山再起,由北而南,分进合击。除原已割据的两大诸侯高王菊、南王清固守城池外,灿、龙二将再下桃、中两州。歆北王伦轻敌,遭堃军「水牛阵」狙击,仅以身免。后奋力守城,只能惨胜。

  蓝朝兵败如山倒,绿军统帅英与前扁帝御医柯结盟,围攻永平公战之子文,在啖水河右岸激战。文误入敌阵,「绿柯联军」乱箭齐发,文寡不敌众,负伤突围,北州沦陷。

  绿军长驱直入,凯道又告失守。中枢二度易帜,英帝登基,为蓬莱首位女皇帝,年号「文青」。

  英帝新政两年余,然朝政不彰,民生凋蔽,派系割据,怨声载道。文青三年,群雄起义,绿朝除南军气势较强、中军与蓝军陷入拉锯战外,北军腹背受敌,屈居劣势,蓝绿版图面临重组。

  北州刺史柯原与绿朝同一阵线,惟前者和黑水对岸仲国眉来眼去,绿朝铁桿部队群情激愤,军心不稳。众人不满英帝「联柯抗蓝」战略,扬言倒戈,绿柯合作应声破局。

  柯别号P,音「屁」,行医多年,恃才傲物。后为扁把脉诊断有功,涉入朝野党争,攻克北州而成一方之霸。这回虽孤军奋战,然海选文武干才甫毕,延揽美女入其麾下,京师震动。其地下义勇军卧虎藏龙,深谙引领时势风向之道。故本人有恃无恐,竟日谈笑用兵,自娱娱人。

  车骑将军智虽奉英旨讨伐柯,然羽翼未丰,一句「丞相,起风了!」文武百官窃窃私语,袖手旁观。50多日过去,援军姗姗来迟,粮草兵器无以为继,陷入苦战。

  右将军丁,夙有大志,磨剑20年,终能扛起蓝旗领军出征北州,志在必得。惟蓝营不谙兵法,又遭离间。友军橘营宋公、黄营郁老受柯话术迷惑,按兵不动。丁扎营北州城外,遭柯、智夹击,亦久攻不下。如何协同「八大老」速速整合各路人马,蓝军统帅义责无旁贷。若捨此不图,战情恐遭逆转。

  歆北为绿朝北军另一主战场,骠骑将军昌与蓝营左将军宜,华冈交战300回合,不分胜负。惟宜出身神捕,屡破大案,功在治安,素有威名。此番战术不当,误入陷阱,阵脚大乱。

  绿朝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封官设爵,盛况空前,形同「前线吃紧,后方紧吃」。新贵上朝,喜不自胜。内务大臣勇、教育大臣荣,皆属新瓶旧酒,然新官上任,三火齐发,好不壮观。

  勇别号「姑婆」,口才便给,甚能独当一面,未来负责统领北中南三军后勤和粮草供输,势压蓝军。荣本五经博士,学而优则仕,当务之急,便是京师太学人事案。迄今争议数月,英帝和太子清皆有盘算,翰林院大学士哲亦下指导棋。

  英帝身为蓬莱首位女皇,从众望所归,到不思民间疾苦,或也应验了「文青治国」下「何不食肉糜」窘态。时至今日,出巡沿途,皆遭百姓拦路喊冤,甚有解甲归田官兵围堵进谏,状颇狼狈。

  奈何御林军车马杂沓,层层封锁。英帝有如坐于囚车,不解民瘼,日甚一日。殊不知,乡野童谣,已然传唱:「举目见日,不见英帝」,是为「天高皇帝远」。

  英帝非但民心尽失,也面临权臣逼宫。文青二年,南王清衔命北上,册封为太子,徐图未来继承大统。清本擅收揽人心,然安居东宫既久,也有「不知今夕何夕」与民疏离危机。其号「功德」,即语出民间嘲讽打油诗。

  英帝大权旁落,早遭架空,令不出景福门。戊戌年春,雄踞南部长达近12载的大诸侯菊,交出高州印信,骑马入京城,威风凛凛。英帝亲率文武百官,在宫外夹道欢迎。今未满三月,以菊太后之姿垂帘听政,与太子清联手,一呼百应。放眼望去,满朝尽其党羽,不可一世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晓。(待续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